对耿爽的表态,澳大利亚则回报以热烈欢迎。

对于亏损原因,长城人寿与幸福人寿给出的解释如出一辙,“主要是受公司上市权益类资产收益未达到预期和受信用风险事件影响,其中,公司个别固定收益类资产公允价值大幅下降并计提减值损失。”